阅读历史
换源:

章节371 一声叹息

作品:以魔法纪年|作者:索斯|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12 02:01:09|下载:以魔法纪年TXT下载
  死灵法师,一个处于非常尴尬位置的施法者分类。他们由于经常摆弄尸体,并拥有直接致死的可怕法术而被人归于邪恶。可公正地说,任何法师都有许多种致人死地的咒语,活活烧死、或者慢慢窒息淹死,难道就比一道绿光后瞬间死亡更善良?而且,研究灵魂,是每一个法师在自我提升之路上绕不过去的一个关隘,死灵法师只不过捷足先登而已。

  费奇也会死灵法术,在冰峰要塞阅读的银封法术书是他的启蒙教材,里面违禁的死灵法术可不少。后来,他陆陆续续学习了各种咒语,从阿老头那里收了一份死灵法术效果和咒语大全。而他通过从地狱获取的知识,无论是以“诱惑灵魂堕落”为核心的契约魔,以“折磨和摧残灵魂”为主要兴趣活动的欲魔,以“控制和改变灵魂”为主业的转心魔,还是“征服和收集灵魂”为人生追求的深狱炼魔,它们都不断加强了费奇在死灵法术方面的能力。如果不是这样,他也无法创造出灵魂回波这样的咒语。

  但是费奇从不在永黎大陆显露这样的能力,因为他深知真理雷霆女神教会最重要的工作目标就是消灭使用死灵力量的人。

  “一个死灵法师,交给你们了。”费奇对伯纳德说道:“我很乐意提供帮助,但我刚刚完成了一场大战,让我休息一下好吗?”

  伯纳德点了点头,他一挥手,与他同来的两名牧师已经甩掉肩膀上厚重的披风,高高举起女神的雷霆圣徽,高声呼唤圣洁的正义能量。与此同时,伯纳德看向费奇腰间的提灯,还没等他发问,费奇便主动说道:

  “你知道冰峰要塞上的超度法阵吗?我不想这里大量的尸体产生死灵现象,于是就用了超度法阵。这个是对付游魂的提灯和超度法阵的结合,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伯纳德摇了摇头,重新将注意力放在矮小的“死灵法师”身上,此时已经有数以百计的尸体重新站起来,以残破的身躯向他们发起冲锋。更正,向“他”发起冲锋。伯纳德只是一转头的功夫,费奇已经“抛弃”了他,直接用传送来到战场另外一端。

  “干掉那个死灵法师!”费奇在远处高高举起拳头,为伯纳德加油打气。

  “我才不是什么死灵法师!”那个矮小的家伙怒吼一声,然后站起来的残破尸体数量立刻破千,并还在继续增长。它们冲向费奇,但是包括伯纳德在内的多名女神牧师挡在了骷髅和僵尸冲锋的路线上。强大的圣洁力量在他们身体周围形成光柱,亡灵撞上去就会失去聚合在一起的力量,重新变成碎肉和碎骨,哗啦啦散落一地。

  亡灵向前冲击,看似是在消耗牧师们的力量,但实际上圣洁的光祝越来越强。费奇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种现象,很早之前他就发现超度法阵的作用是给神国“充电”,以女神的那种方式来净化和引导亡灵,只会加强她的神国和神术力量,而不是消耗。

  “每个建立了神国的神灵都需要灵魂,真理智慧女神也不例外。但是……”费奇手指从腰间的灵魂陷阱提灯上轻轻滑过,然后微笑着摇摇头:“接下来的事情恐怕不会依照你们所想的来发展。”

  大量尸体重新堆积在神力光柱之前,那个矮小的“死灵法师”用双拳猛砸自己胸口,同时怒吼道:“摆脱肉体的束缚,释放出无尽的恨意吧!来啊,我的幽灵妖鬼们!”

  一阵冬日的冷风吹过,一根腿骨从尸堆上滚落,发出咯咯哒哒的嘲笑声。没有一只幽灵相应他的召唤而出现,也没有任何死灵站在他和三名虎视眈眈的女神牧师之间。

  没有法术能够凭空制造出神奇效果,想要制造幽灵,需要大量新鲜的、被强制脱离身体的灵魂,而这样的灵魂全都在费奇的灵魂陷阱提灯内。从一开始,费奇就看懂了那个死灵法师的战术:先用自己的死灵力量驱动尸体,然后等着“圣徒费奇”用神圣力量进行初步净化,剥离残存在尸体上的灵魂力量。最后聚集这些游离的灵魂力量,将其改造成幽灵妖鬼。强大的幽灵可以直接吞噬生者的灵魂,盔甲无法防御、武器无法杀伤,这种不眠不休的怪物是非常可怕的敌人,基本上只有花费与那些灵魂等量的力量,才能清理掉。他以为这可以将费奇消耗殆尽。

  费奇是一个比他更好的死灵法师,不仅是在隐藏自己身份方面,更是在见识和咒语准备方面。在费奇制订的预案中,如果遇到难以克服的问题,需要大量兵力来拖住局面,他同样准备了死灵法术。灵魂陷阱提灯并不只是为了提升自己的法术威力,更是为了召唤死灵收集材料。只是贵族联军根本没能坚持到需要费奇这样做的那个时刻。

  “让女神教会看看自己真正的敌人是什么吧!总主教的世俗权力妄想在受到外来威胁的时候,是不是还能坚挺下去。”费奇远远注视着正在向矮小敌人走过去的两名牧师,暗暗说道。

  永黎大陆上没有骷髅转幽灵这种战术,而这个人生硬的口音更增大了他是跨世界雇佣兵的嫌疑。他为谁工作,是第二世界的雇佣兵还是恶魔派来的家伙?费奇有点拿不准,他甚至还有种猜想,就是这个家伙就是第二世界的人,是血色流星将他送过来的。不过,除非他使用造物故主符文,否则这样的猜测很难证实。“让教会头疼去吧……”

  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异变陡生,那个矮小的家伙突然长高,变得如同瘦竹竿一样,并从下巴位置伸出多条章鱼般的触手。他身上浓郁的死灵气息猛然收缩,在费奇的感知中变得几乎如同真正物质一样紧密,猛击向两名牧师。他们一直高居女神的圣徽,神术符文形成的法术如同探照灯一样笼罩下来,一直保持着压制的力量,但却在瞬间被击溃。从破碎的“灯光”中,大量造物故主符文四散飞射,强大的法力波动变得清晰而且容易辨认。

  两名牧师全身僵硬,他们虽然用神术保护住自己,但这层保护在重压下紧紧贴着皮肤,如同束缚衣一样死死限制住他们的行动。随后,那个高瘦的怪物靠近牧师,脖子下面的触手攀附上去,两名牧师的头颅如同蜡烛一样融化掉,如同果冻一样被吸收。费奇此时才皱起眉头,他眼珠微微抖动,脑子里飞快计算着应对的计划。

  “费奇·霍尔,”古怪的口音从触手掩盖住的嘴巴里传出来,纯黑色的大眼睛在灰色粘稠的融化脸皮上表现出激动的目光,随后便是一连串以造物故主符文为依托的第二世界语言:“我来这儿是为了见见你,然后杀掉你。我差点以为见不到你了。”

  “你这个混蛋,不要侮辱真理雷霆女神,尤其是别用那个脏字!”费奇用通用语大喊道,而这句诬陷显然激起了伯纳德的怒火。

  “他到底说了什么?”伯纳德解开厚重的披风,露出下面精致的胸甲。两根银色的钉头锤分别置于两侧腰间,一只伸缩柄的锯齿长砍刀在后背上,三样武器上都有女神圣徽。这家伙显然是为了打仗而来,不管他之前的战斗目标是谁,现在都变成了触须头。“费奇,这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吗?”

  “我不能说他的名字!”费奇哪里知道这是什么鬼东西,但他知道在面对未知的时候,自己不要着急上前,尤其守护这个世界目前还是真理雷霆女神牧师的天职。“他不是死灵法师,而是使用灵魂的力量,他可以吸收针对他的恐惧等情绪,所以你最好别知道他的名字。注意保护自己的灵魂,别被他迷惑!”

  伯纳德本来都拿起双钉头锤了,听到这话后又将它们放回原位,反手抄起了长砍刀。只听得啪啪啪几声响,伸缩柄被拉长,砍刀变成了超过两米的长兵器。与此同时,女神圣徽发出明亮的光芒,贯穿整个长砍刀,然后传导至伯纳德身上,沿着手臂向上来到头颅,形成好几圈光环一样的防护面罩。

  费奇眯起眼睛观察,右手在逗猫棒上轻轻敲打,暗中施展侦测的魔法,但魔法咒语一接近伯纳德就会迅速失效,就好像他周围有某种压制法术的力场一样。无差别压制法术能量,这会是给谁准备的?答案不言而喻。费奇不喜欢这个答案,但也不认为这种层次的手段就能真正威胁自己。

  他瞥了一眼“触手下巴”怪瞬间也读懂了他的想法:一样的轻蔑、一样的自信。费奇微微皱眉,然后左手画圈,打开一道空间裂缝,直接通往地狱骑士团的阵地,然后伸出手去:“找一把最新的闪电魔枪给我,快!”

  旧版的魔枪以火元素宝石驱动,通过制造高温或冻寒核心制造杀伤,能够适应大多数情况。不过,同时能够抵抗冰与火的怪物也不少,这就需要不断推陈出新。闪电魔枪是比较新的设计,卡兹穆克在里面投入了大量心血,费奇也给出了关键设计。这种魔枪在地狱骑士团里面也没有几把,但好在只要找,总能找到。

  魔枪到手的时候,伯纳德已经从尸体堆上艰难走过去,越来越接近触手下巴。他手中的长柄砍刀名为“灭法鲨齿”,能够形成保护力场,在圣徽五米的范围内压制一切法术,并解除大部分已经生效的法术效果,甚至这把武器的使用者都无法使用法力。它是对付施法者的利器,让一切战斗从法术回归到肉体层面。只有强壮的牧师才有资格使用灭法鲨齿,才能发挥出它的威力。

  但若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最精通避免肉搏的能力,那就是纯粹的施法者。触手下巴先对着伯纳德丢出几个咒语,确认无效之后,立刻双脚脚后跟互相碰了碰,陡然加速,如同猎豹一样一溜烟跑开了。他试探出了“灭法”力场大概的作用范围,然后采取两倍半径的安全距离,直接绕过伯纳德,向着费奇奔来。

  “唉……”费奇失望地叹了一口气。他预料到伯纳德会失败,但没想到会这么丑陋。费奇将逗猫棒插在一边,双眼盯着触手下巴,同时双手快速摆弄闪电魔枪。

  “你是这个世界最强的法师?”触手下巴用造物故主的符文语言喊道,并在奔跑的过程中双手凝结出两根闪电标枪。“出于对你的尊重,我会拿出全力来的!”

  说罢,两根闪电标枪投掷而来。它们不是那种细长的、实质的、遵守抛物线和空气动力学的真正标枪,而是会产生转折、不断变换角度和方位的古怪能量法术。费奇抬起右手,单单竖起食指和中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圈,便继续双手摆弄魔枪。两根闪电迅速来到费奇身前,然后险之又险地从他身边擦过,随后无害地飞向远方。

  触手下巴突然停了下来,薄膜一样的眼睑从左右两侧向中间快速眨动几下。“没命中?”

  “命中不了,就算它们飞回来也一样。对,我可以看到身后的事情。”不管费奇在忙什么,他终于将魔枪调整好了,端起来瞄准触手下巴。此时,阴险的闪电标枪去而复返,以更快的速度和更寂静的状态冲向费奇,随后再一次错失目标,擦着费奇的身体飞过。触手下巴双手接住标枪,将它变成两根金黄色的能量长剑抓在手中,虎视眈眈看着费奇。

  “空间咒语?”他做出了猜测。

  费奇点点头,承认了自己的手段,然后扬了扬下巴:“你那个能量剑可以破除法力形成的防护,对吗?”

  “你见过?”

  “嗯,见识过,不过没你这么强。我其实挺好奇,你这个破除法力效果的能量剑,碰上他那个压制法力的法术防护会有什么效果?”

  “啧啧,等我用它们切开你的肠子后,会去试试的。”触手下巴哼了两声说道:“如果在之前的钻石法阵里,只有你可以单向向外进攻,别人打不到你。但现在你做不到这点吧?”

  “对,的确是这样。谢谢你的命名,但那个不叫钻石法阵,而是空间万花筒。”

  “无所谓。一个法师的防护是他的法术,因此可以破坏法术防护的利剑就是杀死他的最好方法。”

  “说的不错,可惜只对了一半。”费奇将逗猫棒收到后背上,向后迈了半步,双脚前后站立。

  “费奇,后退没有意义,你无法从我的追踪下逃跑,传送只会缩短咱们之间的距离。这是我给你的提示。”

  “谢谢提示,不过你仍旧只说对了一半。”一声叹息后,费奇举起魔枪,开始瞄准:“我就没想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