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卷 第三十三章 联姻

作品:明朝富家子|作者:星辰玖|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9-12 02:01:37|下载:明朝富家子TXT下载
  陆炳这会儿都二十来岁了,为什么还没成亲呢?

  这年头可没有规定要二十多岁才能结婚,相反,这会儿流行的是早婚,一般人家的子女大多十六七岁就成亲了,二十来岁,那已经算的上是大龄青年了。

  陆家这样的大户人家,自然不存在找不到媳妇的情况,陆松夫妇对陆炳的对象也没什么特殊的要求,他们都急着抱孙子呢,基本上条件差不多就行了,他们可没挑挑拣拣。

  奈何陆炳却好似一点都不急,他相亲都不知道相了多少回了,但是,就没一个他能看上眼的,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一开始杨聪也整不明白,不过,跟陆炳认识的时间长了,他慢慢便知道了原因。

  陆炳是真心看不上以前的相亲对象,倒不是说跟他相亲的都是丑女,美女肯定是有的,他并不是看不上人家的长相,而是看不上的是人家的家世。

  陆松夫妇给他安排的相亲对象基本都是家世不如他们陆家的,对于他这种野心勃勃的人来说,自然没什么吸引力,他这会儿正愁没有助力呢,娶个家世都不如他的,能有什么用,所以,他每次都只是应付一下陆松夫妇就完事了。

  要说这京城比他们陆家家世好的还是大有人在的,李氏虽然是嘉靖的奶娘,受尽了嘉靖的恩宠,但是,这会儿陆家并没有掌控多大的权力。

  陆松也就是个锦衣卫都指挥佥事而已,京城里面比他官大的多了去了。

  陆炳就更不用说了,锦衣卫千户,正五品的武职,貌似官很大的样子,其实压根不算什么,这会儿武职比文职可差远了,要不是他官职前面带着锦衣卫三个字,正五品的武职甚至连个县令都不如!

  陆家这会儿最牛逼之处也就是嘉靖的恩宠而已,要说权力,这会儿的陆家在京城根本就排不上号。

  历史上,陆炳袭承了锦衣卫都指挥佥事之后,有一次犯了错,就跪在夏言面前哭求了很久才得以脱罪,要不然,夏言一句话就能把他给撸了。

  当然,夏言这是在寻死,后面陆炳一上位便联合严嵩把夏言给干掉了。

  不过,这些都是陆炳当上锦衣卫都指挥使之后的事了,这会儿陆家真没什么权势,在京城要找个权势比他家大的还是很简单的,奈何文官大多不乐意和锦衣卫结亲,武官甚至勋贵倒是有很多想跟陆家结亲的,问题这些武官家里基本没有年龄合适的姑娘啊。

  就好比定国公府,这会儿定国公徐延德也就二十来岁,他女儿才几岁呢,总不可能去和陆家结亲。

  魏国公徐鹏举的小女儿这会儿倒是刚好二八年华,正是待嫁的年纪,只是京城远隔千山万水,所以,魏国公徐鹏举一直没往这方面想而已。

  其实,一开始魏国公徐鹏举是真有意将小女儿嫁给杨聪,但是,诚意伯刘瑜一探口风,魏国公徐鹏举便放弃了,开玩笑呢,堂堂国公的女儿去给人家做小的,怎么可能。

  不过,杨聪高中状元的消息一传到金陵,魏国公徐鹏举这心里又盘算开了,这次,他连陆炳都一起算上了。

  皇上的奶兄弟陆炳加新科状元杨聪,这对郎舅组合前途简直不可限量啊,既然陆炳尚未成亲,何不赌一把呢,将来不管是杨聪掌权还是陆炳掌权,对于魏国公一系都有天大的好处啊。

  正好,南都金陵又发生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急需寻求帮手,于是乎,他便请诚意伯刘瑜出马,直接带着自己的小女儿坐马车直奔京城,表面上,他是让自己的女儿来拜会他堂哥,实际上他就是让自己的女儿来相亲的,跟陆炳相亲!

  杨聪一听说人家魏国公徐鹏举的女儿都来京城了,得,那就帮个忙吧,毕竟魏国公一系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势力了,他大舅哥陆炳应该比较感兴趣吧。

  他跑回陆府跟李氏一说,李氏自然高兴的不行了,国公的女儿啊,那还有什么说的,等陆炳一回家,李氏便“强令”陆炳,无论如何,明天一定要去定国公府,跟人家姑娘见见面。

  其实,不用她“强令”陆炳也会去的,魏国公一系可是一门两公,在南北两都都有不小的势力,如果能与其联姻,对他掌权绝对有莫大的帮助,这门亲事已经超过他心中的预期了,没什么说的,只要对方不长的太吓人便成。

  第二天,他便屁颠屁颠的跑去定国公府相亲去了。

  这魏国公徐鹏举都打算拿自己的小女儿来拉拢文官,他这小女儿自然不可能是个丑鬼,相反,他小女儿还相当的漂亮,陆炳看了,自然是满意的不行了。

  很快,这门亲事就定下来了,而且双方的父母貌似都比较的性急,亲事刚定下来,他们便开始通过快马商议成亲的事宜了。

  他们在商议成亲的事宜,杨聪也被人叫去商议其他事宜了,陆家和徐家的亲事才定下了第二天,杨聪又收到了定国公府的请帖,请他去赴晚宴,这次,定国公徐光柞连陆炳都请了。

  当天晚上,定国公府主宅膳堂一片灯火通明,定国公徐延德、诚意伯刘瑜,还有杨聪和陆炳四人围坐在一起,频频举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有些微醺之际,定国公徐延德突然郑重的道:“清风、文明,你们应该知道吧,今年又是京察大计年。”

  这个杨聪和陆炳自然知道,京察和大计就是对南北两京和地方官员的考核,如果考核没通过,轻则降职,重则罢官削籍。

  这样的考核已经形成了严格的制度,京察是六年一次,大计是三年一次,年份差不多与科举重合,因为这样有利于官员的更替,毕竟三百多个新科进士要派官,不撸下去一批,哪来的空缺。

  定国公徐延德这么郑重的说出来,自然是有事,果然,诚意伯刘瑜紧接着便严肃的道:“南京户部尚书徐问年事已高,这次京察之后怕是要退下去了。清风你应该知道,盐引是由南京户部负责发放的,而徐问徐大人与我们关系还不错,所以我们国公爷才能分得一些盐引的份额,但是,这次,夏言及其乡党严嵩貌似想独断盐引份额,如果他们举荐的人上台,我们国公爷怕是一点盐引都分不到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魏国公这么急着和陆家联姻,原来事关盐引份额,这盐引份额可就是钱啊,很多,很多的钱。